11 十月

​地产投资中的“道与术”(一)

阅读量:114  

.

.
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想必大家早就耳熟能详了。那么“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我想这句《道德经》里的话就未必人人知道了。

其白话译文是:“上士听了道的理论,努力去实行;中士听了道的理论,将信将疑;下士听了道的理论,哈哈大笑。不被嘲笑,那就不足以成其为道了。”老子对于道的理解是对于宇宙规律包罗万象的总概括。其精深的思想一致影响着中国几千年。

现代社会许多人用《孙子兵法》的教义来阐释商界的运作规律以及行为方式。很少人用老子的思想去分析当今社会,特别是地产投资之中为何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赚的盆满钵满;有些人一直在变化,一直试图适应市场急剧的变革,到头来一无所获,或者是输的非常彻底。原因嘛,其实我觉得就是后者用“术”用的太多了,前者用“道”反而是轻而易举。

《大趋势》的作者约翰·奈斯比特,对于未来世界的预言就是一种阐述“道“的宣言书。他并没有深入地教世人如何细致地应对未来世界,他仅仅是描绘了未来世界的景象。该怎么做,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与否。你相信未来世界就是约翰·奈斯比特描绘的那样,那么如何应对,以及应对的工具并不难被找出来。约翰.奈斯比特,未来学著作的销量已经超过1400万册。

据《金融时报》证实,他最负盛名的《大趋势》一书中没有一条预言是错误的。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之后,约翰·奈斯比特先后进入犹他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习,此后曾供职IBM与柯达公司。1963年他进军华盛顿,担任肯尼迪总统的教育部助理部长,还曾任约翰逊总统的特别助理。约翰?奈斯比特还拥有人文科学、科技等领域的15个荣誉博士学位。

他分析了很多种思维模式,推荐其中几种供后人参考:1.很多事情变了,但大多数事情没有变;2. 未来就存在于现实之中。第二点非常关键。其实他就已经告诉了我们,除非你愿意当睁眼瞎,否则未来会发生什么,地产投资哪里会赚到大钱,哪里会是陷阱,当今社会已经明明白白展现在你的眼前了。

我觉得约翰.奈斯比特阐述的“道”非常具有时代感,而且非常容易被理解。这比老子几千年前写的要通俗易懂的多了。但是问题还是来了。并不是老子写的晦涩难懂,也不是约翰.奈斯比特写的清新脱俗就能够让大部分人发家致富的。

世界上80%以上的人在社会的中下层,只有不到1%的人口掌控者世界上60%以上的财富。这里面有继承祖上的财富者,说白了也是他们的祖上深明大“道”,才会积累了万贯家财。这里面还有这辈子撞了大运,糊里糊涂发了财的,但是大部分人是干出来的。

当今社会如何让自己变成少数人,甚至是少数中的极少数的1%人群,才是各位投资人应当思考的最大的“道”。

请让我摘抄一段网络文字:“超级全球化——一个没有边界的、流动的网络世界超级全球化可以说最初始于两千年以前,当时的欧亚大陆被绵延6,000公里的丝绸之路联结在一起。然而,真正带动了“扁平化”世界迅猛发展的则是互联网的诞生。

如今,在全球各国流动的不仅是数据——还有资本、商品、服务和人力。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高度互联、又同时具有多样化本地需求的环境中,这让我们设计、销售以及制造商品的过程都变得既“超级全球化”又“超级本地化”。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颠覆市场将会成为一个新的市场常态。以前主流市场拥有75年以上历史的企业非常普遍,而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成为了过去。标准普尔500指数覆盖公司的平均成立年数从1980年的35年变成了2012年的18年,而到2027年,有75%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都将从名单上被移除。

行业变革将发生在每一个领域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几年前还被称作行业变革者的公司,也很有可能被后起之秀超越并取代。因此,所有企业都必须持续创新以保持竞争力。”

我们还在看着大多地区的“北上广深”吗?还在一味地认为是疫情让多伦多核心地带的工作人群举家搬迁到周边城市吗?仍然在相信多伦多的人会怀念以前的时光,急不可耐地回归市中心地段吗?那么不用大趋势,也就是不用“道”来宣讲这些概念是否正确与否,让我们先用“术”来说话。

据统计:18-34岁的人群只有26%愿意在未来居住在市中心;35-54岁的人群只有19%;55岁以上的人群只有9%;18-34岁的人群未来搬家距离现在居所的距离是140公里;35-53岁的人群这个数字是132公里;55岁以上的人群是302公里。

请不要用我们熟悉的华裔的价值观定位来判断上述数字的不可思议性。我们拥有工作地点越近越好,实在不行也不要太远的思维方式。这个方式没有错误,但是这不是本地大多数人群的思考方式。

本地人首先选择的是喜爱而不是上班的便利。本地人认为上班是为了周末消费,为了年中度假,为了吃好喝好玩好,为了不吃苦耐劳一辈子不得不去的辛苦活。我们是世界上极少数的为了承前启后,为了老人,为了孩子心甘情愿吃苦耐劳的一群人。

所以,请不要用我们的思维方式去思考本地大多数人在想些什么。你即使想明白了,行动上也不会去做。我们在加拿大的人口才150万左右,所以我们被叫做少数族裔。我们并不代表大多数。

那么“术”讲完了,我们该讲一点“道”了。什么是大多地区地产市场的“道”。我认为,这就是约翰.奈斯比特阐述的:很多事情变了,但大多数事情没有变。大多地区的房子形状被改变了吗?可开发土地面积被改变了吗?人口停止进入了吗?都没有,这种供需矛盾反而日益激化。那么未来甚至是当下的结果是什么呢?那就是人口的溢出效应。

当下最大的话题不是你买了房子挣了多少钱,而是生活成本的不堪重负。上街买个菜,看着每样菜都是天价;去加个油,汽油贵的让Cosco的加油站不堪重负;回家一看地税单,又涨价了,而且没人跟你商量,直接加价;一出门,开上车,到处拥堵不堪,高楼林立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喜悦感,反而是反感。

人民群众不会混吃等死的,我们也有我们的办法,那就是往城市外围移动,工作现在可以在家办公了,并不一定非要在城市里,这就是约翰.奈斯比特阐述的:未来就存在于现实之中。还没有看明白这个大趋势的,或者持怀疑态度的,未来几年就会看到不可更改的结果。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请扫下面二维码)

您想让您的物业卖出高价吗?您想买到适合自己的物业吗?请联系Michael Wang。

.